啟明創投葉冠泰:未來中國會出現3家以上世界前十的芯片公司

張麗娟 · 2020-06-15 17:26

既有云又有端又有芯片,才是中國芯片行業的未來。

1592103135504064285.jpg

2020年6月10-12日,由投中信息、投中網聯合主辦,投中資本承辦的“第14屆中國投資年會·年度峰會”在上海隆重召開。中國的創新力量正風雷涌動,奮發九州,蕩滌環宇,本次峰會以“九州風雷”為主題,匯聚國內外頂級投資機構大佬、知名經濟學家和創新經濟領袖,共筑行業新版圖,探索新機遇。

半導體的巨頭是怎樣煉成的?啟明創投合伙人葉冠泰在“第14屆中國投資年會·年度峰會”主題演講《半導體的“后浪”已來,“前浪”們還好嗎?》中表示,其路徑是在單一領域擁有領先地位和高利潤,用高利潤支撐團隊快速拓展多產品線和平臺化,再用高利潤和高市值支撐活躍的并購加速擴展。

葉冠泰表示,中國的半導體行業需要整合擴大規模和平臺化,目前格局仍比較分散。未來5-10年中國會出現3家以上排名世界前十的芯片公司,這些企業將是“芯片+端+云”的巨頭公司。

以下為葉冠泰在“第14屆中國投資年會·年度峰會”演講實錄,由投中網整理。

大家好!我是啟明創投的葉冠泰,很高興今天有機會給大家做一個簡短的關于半導體行業的分享。

2004年,我進入VC行業,在Intel投資部看半導體,那時我是“投資菜鳥”,半導體公司的CEO都是我的前輩,大概都在40~50歲之間,他們看我是“后生小輩”。后來我們做了成功的投資。

最近,我又開始看半導體了。十幾年前我遇到李力游博士(前展訊CEO),上周我又碰到他,我們談另外的項目,他還是那個他,我還是那個我,他看我還是后生小輩。我覺得挺好的,我很久沒感覺到這么年輕過了,半導體還是需要有一定資歷、年紀才能干的投資。

今天我主要從三方面來講:第一、市場狀況;第二、前浪VS后浪;第三、發展趨勢。

整體來講,半導體市場是相當穩定的市場,基本上是“上漲10%,下跌5%”的市場,最近幾十年增幅相對較小。比如去年市場增幅非常小,今年則出現跌幅。新冠肺炎疫情的確對很多半導體產品有影響,今年半導體最大的使用者——手機產品銷量肯定下滑,所以對于半導體行業而言,今年并不是特別好的一年。

不過,中國的情況還是有點差別。近兩三年來,中國對半導體行業的重視程度上升到了國家級的最高級別。在國家政策的大力支持下,盡管全球半導體行業今年是下滑的,但中國的半導體行業是上升的。當然,從全行業而言,過去十年、二十年都是這樣的情況。

半導體行業需要非常多的時間孵化,需要非常大的投入,才能做出比較好的公司。從成長速度來說,中國的半導體公司比美國要快,比日本要快,成長非常喜人。

講到前浪和后浪做比較,不是比年齡,“前浪”指的是世界上所有的非中國的大型半導體公司,“后浪”指的是中國的半導體公司。前浪到底活得怎么樣,后浪到底是什么樣的情況?

實話是,前浪到今天為止過得還是挺好的,這也是為什么在政策上需要對后浪給予這么大的支持的原因之一。

從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到2000年、2018年,如果每十年做一次針對前浪的考察,我們可以看到,所謂的“玩家”都差不多,沒有本質上的差別。前浪們可以穩穩地做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完全沒有問題,而且是越做越大的。為什么?主要是它們擁有規模,規模能夠帶來人才、資金的不斷投入,做大量的并購,這些確保前浪們越來越大。

但我們看到,目前中國的后浪非常兇猛,十年前中國沒有一家半導體公司在全球排名進入前25,現在有6家。并且,科創板是非常大的利好,可以讓最強悍的半導體公司成功上市,而且獲得最好的資本市場的支持。這也促使大量的中國基金,像啟明創投、華登等紛紛支持創業公司做半導體,讓這些公司抓住未來成長為更大公司的機會。

總的來說,中國半導體公司在未來幾年會有非常好的日子,而且會像“雨后春筍”一樣起來。就像今天我們已經看到的狀況。

半導體行業的強者到底是怎樣“鍛煉”出來的?有很簡單的“一二三模式”。世界上的強者最早的時候做出一款單方面非常強的芯片,在單一領域擁有領先地位和高利潤,用高利潤支撐團隊快速拓展多產品線和平臺化,再用高利潤和高市值支撐活躍的并購加速擴展。

好的半導體公司毛利率在60%-70%,像Intel這么多年的毛利率就是在60%-70%,高通、博通差不多都是這樣的水平,凈利潤達到20%-25%。

案例一的高通就是一家超大型的公司,做了大量并購——2000年到2007年有20次并購,近十年有11次并購,金額是前十年的5倍之多。為什么高通可以持續不斷地成為世界上的霸主?是持續通過資本運作、投入、利潤返投資、資本市場運作和并購變得越來越大。

從這個角度來看,可以從做通信芯片擴展到做無線、手機、車、物聯網等等芯片,不斷地擴大版圖。

案例二的博通也不斷進行收購,在二十年間,博通一共做了超過20次收購,總額超過800億美元,不斷拓展產品矩陣。

中國的后浪巨頭公司除了自己努力外,還得面臨新一代的芯片巨頭的競爭。大家知道蘋果做芯片,但未必知道得這么清楚,未必知道他們做了這么多芯片。而且蘋果還剛剛宣布,以后所有的筆記本電腦的芯片都是自己做。

案例三的蘋果,我們看到它能做出這么多新的iPad Pro以及3D感知芯片,其中接收器是索尼做的。蘋果和索尼的合作是非常深度的綁定,那些索尼深度感知接收器的芯片也是蘋果自定義的,而且蘋果必須管理軟件。也就是說,蘋果的芯片越做越細,如果單獨剝離出來的話,蘋果芯片是非常大的芯片公司,而且未來只會更大。

案例四的亞馬遜,平時我們也不會認為亞馬遜是芯片公司,但亞馬遜已經是,并且未來在云計算里會有一定的自主芯片開發,因為亞馬遜買了Annapurna Labs。最近這家公司不斷推自己的芯片,從Gravition1推到Gravition2,Gravition2已經可以比對很多其他的芯片了。

那么,產品公司、云公司對芯片的期望是什么?亞馬遜的期望不是以后把Intel、英偉達給打死了,但亞馬遜想要威脅Intel說我們也有一定的定制能力,并且某些算法配上自己的芯片會跑得更好,賣芯片的時候一賣會賣幾億美元、十億美元的量級,你賣新品的時候也要想想看我們有自己的產品,你的定價不要太狠,不然的話我們會有自己的多方芯片來競爭,所以亞馬遜用這個策略來逼迫自己進步,也逼迫Intel和英偉達降價,也是非常好的策略。

雖然中國半導體公司有非常非常大的市場,投資環境好,但公司還是非常小。雖然有這么多公司,但平均人數和工程師人數、上市公司的人數都不算很大。寒武紀也才不到1000人的規模,瀾起科技是1000多人。所以中國還是挺缺半導體行業的資深人士。

我們并非只是喊口號要做半導體出來,對標世界巨頭時,需要更加快速的整合?,F在需要先孵化,然后快速整合,這樣才能真正做出全平臺、更加有競爭力的公司。

啟明創投專注投資Fabless的芯片設計公司。半導體的產業鏈非常長,我們不看材料、封裝、測試、器件,希望看的就是毛利最高的地方,就是Intel、英偉達可能會賣到60%毛利的地方。

我們看的是在云、端、邊的芯片,看的是AI計算、通信連接、傳感方向。我們不做已經有的產品,想做的是未來中國、世界需要的產品,以及可以更好追趕競爭對手方向的產品?,F在我們已經投了5家公司,希望未來會持續保持一年投3、5家的節奏。

芯片行業對人才、資金、購并能力要求超級高,過去幾十年來巨頭們還是巨頭?,F在要發展有一些方向,盡管在國內并不流行投半導體行業,但是在個別AI領域還是有半導體的初創公司,新的領域永遠是有機會的。

中國作為世界第二的經濟體,希望未來是第一。我們可以扶持非常多的半導體企業,這是完全沒有問題的,對未來我非??春?。

世界形勢在不斷改變,現在Intel、英偉達的對手,變成了云廠商(蘋果、亞馬遜及中國的BAT、海思)。

因此,我不僅僅看好中國半導體行業的未來,我也更看好全球范圍內的整合。

我相信未來中國肯定會有3家以上排名前10的世界級芯片企業,這些企業更像蘋果、小米、華為這樣的公司,既有云又有端又有芯片,這才是中國芯片行業的未來。

文章來源:投中網

作者:張麗娟

能赚钱的往右 浙江快乐体彩11选5开将 湖北十一选五常规走势图 赌场游戏官网 宁夏11选五走势图规律 北京体彩快中彩开奖结果 河北体彩11选五在哪买 富贵三肖六码3肖6码中特 购买北京快乐8开奖数据 广东36选7开奖11057 中国体育彩票飞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