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節跳動吃掉一切

愛學習的劉思毅 · 2020-06-12 08:43

我對字節跳動這個公司感情太復雜了。

我對字節跳動這個公司感情太復雜了。

一方面,就是短暫的 10 天工作經歷,讓我種下了對大公司永恒的噩夢,讓我再也不希望去一個我不能發揮影響力的大公司;

一方面,本人作為張一鳴爸爸微博手冊的忠實讀者,閱讀了不下 5 遍,一路讀,一路感慨,張一鳴真的是張一鳴啊,成為張一鳴的路徑真的酷酷的,之后會為我一鳴總專門寫一篇學習他的文章,真的是企業家從 0 到 1 的楷模;

還有一方面,作為曾經的移動互聯網,C 端 App 行業的流量操盤手,我無數次地聽聞盆友們被挖到這個公司,或者被這家公司盯著打,盯著抄,太刺激了。

下面要說的,其實是老生常談,但是仍然希望總結記錄,多年之后字節跳動成為一個萬億級別的公司的時候,再回過頭看哈哈哈。

一、字節跳動在全行業收割高質量的年輕人

每一個創業失敗的優秀年輕人,或者在創業公司呆煩了的優秀年輕人,都可以選擇去字節跳動,字節跳動在北京、上海、深圳都有坑位,都有可以做業務負責人的坑位。

我來匿名列舉一下我的朋友們被字節跳動招安時候的畫像:一個年營收做到 2000 萬的在線教育 CEO;一個 A 輪左右失敗的 C 端產品增長負責人;一個工具類產品 5000 萬用戶的聯合創始人,負責渠道開拓和 BD;一個相冊工具類產品 CEO,被收購。

再看看市場上,字節跳動從很早開始用買團隊和高薪空降,買到高管和業務負責人,也匿名,保護自己不被噴,一個服務號日歷工具團隊、一個寫文章很厲害的獵頭團隊、一個餓了么的前 VP、一個車來了的 CEO、一個圖蟲的 CEO。

再來總結一下,我在圈里圈外,對于頭條人的感受,

第一,犀利,互聯網行話叫做很 Aggressive,真的超級 A,為了很多細節的事情能夠和同事劍拔弩張,而且雙方互不退讓,這才是真字節跳動人;

第二,數據驅動、增長驅動、普遍對預算沒有感覺,對 DAU 有感覺,這是頭條強勢的流量產品增長文化搞定的;

第三,極度依賴、熟悉頭條的中后臺、企業文化,各種基礎設施和看似慷慨的企業員工福利,讓頭條人深以為傲,但是也讓這一座圍城。

頭條和頭條人,相互吸取對方的價值,頭條榨干的是年輕人的時間、創造力和生命力,年輕人的吸取的是頭條高額的工資,以及令人愉悅的高密度優秀人才工作氛圍。

然而夜深人靜的時候,是否會感到一片虛無呢?

那句話說的真的很好,「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我覺得說的好對,打工對于一切有志青年,都是一種蟄伏,為公司貢獻價值,被他吸取全部閑暇之外,要為自己未來的創業爭取最大程度的空間和價值。

從公司層面來看,和頭條搶人真的好難,頭條驅動了無數多獵頭,挖走好人,特別是能交付結果的業務負責人。

二、字節跳動在中國和全世界擠壓和搶奪流量,收割內容和業務

今天和一個群響會員聊天,剛剛創業失敗,幸好沒有加入頭條,去了一家垂直社區。

Keep,這位同學一直在做垂直的內容社區,自從抖音崛起到 1 億 DAU 的時候,他們內部就預測要關注抖音上面細分內容對垂直社區內容和關系的積累的沖擊,后來發現了快手也這么大,團隊幾乎是絕望的。

不僅是 keep,目力所及最值錢的垂直社區應該是小紅書,小紅書的短視頻業務目前看起來不溫不火,不過這不重要,需要被毛老師擔心的是,小紅書的「發現好物好生活」的心智,種草的心智,是不是仍然穩固。

而且,心智這個詞,其實是存在于核心用戶心中的,大 DAU 平臺對于小 DAU 平臺的侵蝕,始于對泛用戶、初階用戶的侵蝕,侵蝕之后,核心用戶需要的內容大盤和社區氛圍也喪失,然后就是心智的慢慢失守,抖音和快手的邏輯也是如此。

要是字節跳動保持增長勢頭,從長期來看,90 后的下一代,2020 年出生的這一批人,會把字節跳動看作是騰訊的,刷著抖音,不怎么用微信,偶爾用 QQ。

DAU 的核心時長稀釋了太多去了抖音,那么,是否可以說是,針對年輕的下一代,大盤就是穩定在頭條系了呢?

我這位朋友,向天哀嚎,垂直的出路是什么?全中國用戶消費內容的心智被字節跳動占領了,那我們做的 DAU 是啥 DAU。

目前每一個 App 啟動到 10 萬何其不容易,且不論冷啟動成功的幾率小,就算冷啟動成功,也會被頭條系里面期待建功立業正缺項目的餓狼們監測到。

要么就是直接在大 App 上 copy 上這個 feature,如沖頂大會的 HQ 模式,要么就是直接希望用頭條的方法論和中后臺,直接 copy 一個獨立產品。

所幸的頭條試出來的產品也就只有 TT 和抖音,其他的都尚未成功,但是這已經很可怕了。

三、字節跳動生態內,最大的贏家是字節跳動,流量主才是生態內最大的流量主。

從源頭的流量源頭來講,字節跳動正在成為宇宙最大、分發能力最強、DAU 質量最高的流量主公司,這意味著什么,我們從各方面來探討一下。

從 C 端產品角度來講,10 萬 DAU 以上肯定需要買量,100 萬 DAU 以上肯定需要變現,買量走巨量引擎,變現走穿山甲聯盟,要是中間沒有啥裂變和新增系數,生態外的獨立 App 無非就是流量的二道販子;

從電商的角度來講,KA 們的預算需要放在品效合一的洼地,當然會受到阿里每年固定協議充值的限制,中小商家卻是不受管控的一波亡命之徒,頭條系的流量已經吸引電商的淘寶客、機構達人、品牌方自己,逐利抖音。

電商短暫的紅利,是頭條自己的開閘放水養魚,一旦水大魚大,自然到了收割的時期。

從教育的角度來講,頭條目前精準的信息流算法推薦,已經讓大家的獲客速度提高,速度提高之后,為了規模的加速,預算自然傾斜,飽和流量需求下的流量主自然會提高競價的單位獲客成本。

就以抖音為例,每一個商業化的功能點被拆分到極致,信息流推廣的客戶層面有直客,也有代理,有 LA、KA、SMB,功能上有信息流廣告和熱推。

還可以打包售賣廣告流量包,還可以結合整合營銷費用 + 流量采購,還可以以各路分公司的名義,針對 KA 售賣好物節冠名,打包抖音旗下的藝人。

這是抖音流量商業化最厲害的地方,無所不用其極地進行商業化的流量開發和客戶需求變現。

從流量規則的角度,抖音更是變化飛快,從原來 2018 年給予各類貢獻優質內容的 MCN 以幻覺,以商業的榮光但是沒有現金,到 2019 年瘋狂的抖音淘寶客和團長,再到目前的直播電商,哪一個不是抖音自控的的風向標。

有個朋友說了一個很對的點,和抖音玩流量,等于與虎謀皮。你以為的洼地,本質上,是抖音給你的補貼。

字節跳動正在吃掉一切,她是一個什么都想要的怪獸,從 DAU、時長,到電商平臺、各場景的 App 和內容、流量費用和營銷費用。

文章來源:微信公眾號“群響劉老板”(ID:applemanliu641)

作者:愛學習的劉思毅

能赚钱的往右 广东快乐十分任选5计划 股票在线交易系统 2019十大股票推荐 炒股软件如何导出导入自选股数据 江苏体彩7位数官网 排列三试机号金码今天 福建体彩36选7走势图 股票配资的流程. 排列七中奖规则明细表 新疆体彩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