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有人退休,有人堅守

· 2019-12-25 15:04

在商業發展的歷史潮流中,今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

2019年已經只剩下不到一周的時間。

在商業發展的歷史潮流中,今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帮L清揚”馬云、“企業教父”柳傳志將自身一手創辦的商業帝國交棒到繼任者的手里,從此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也有“飲料大佬”宗慶后、“科技巨人”任正非因為外界因素仍置身“戰場”中心,烈士暮年,壯心不已。

無論是退休還是堅守,這些商業奇才的奮斗事跡注定會在這個商業時代留下深刻烙印。

馬云:退休后,回歸教育

bJvQ-fxhuyha2301372.JPG

在2018年9月10日教師節當天,阿里巴巴集團創始人馬云發出題為“教師節快樂”的公開信宣布:一年后的阿里巴巴20周年之際,即2019年9月10日,他將不再擔任集團董事局主席,屆時由現任集團CEO張勇接任。

2019年9月10日,馬云履行了他的諾言,在教師節當日宣布退休。這意味著,繼2013年卸任阿里巴巴集團CEO一職后,馬云將徹底退出阿里巴巴核心管理層。這一年,他55歲。

在他的辭職公開信中,他說道:“大家知道我是閑不住的人,除了繼續擔任阿里巴巴合伙人和為合伙人組織機制做努力和貢獻外,我想回歸教育,做我熱愛的事情會讓我無比興奮和幸福。再說了,世界那么大,趁我還年輕,很多事想試試,萬一實現了呢?我可以向大家承諾的是,阿里從來不只屬于馬云,但馬云會永遠屬于阿里?!?/p>

馬云創造了一個電商時代,他親手創立的阿里巴巴不斷地顛覆我們的國民生活。如今的阿里已然是一家巨無霸企業,在企業不斷創造奇跡之際,馬云激流勇退,放下五千億美元市值的商業帝國。他說,“我深知從能力、精力和體力的角度,任何人都不可能永遠擔任公司的CEO和董事長工作?!?/p>

告別了馬云時代,阿里依然健康發展。2019天貓雙11成交額2684億元,再次刷新紀錄。11月26日,阿里正式“回歸”港交所,股票代碼為“9988”,開盤即漲6.25%。十年的準備,總算不負馬云所望。

商業世界雖然不會再有“馬爸爸”的新故事,但教育領域將迎來一個全職“馬老師”。

馬云公益基金會于2014年12月15日正式成立,重點關注教育發展領域,逐漸形成了一整套鄉村教育計劃支持體系,先后推出了“馬云鄉村教師計劃”“馬云鄉村校長計劃”“馬云鄉村師范生計劃”“馬云鄉村寄宿制學校計劃”“馬云鄉村少年宮計劃”等項目,持續推動鄉村教育創新和發展,直接影響老師和校長已經超過10萬人,影響學生超過100萬人。

除了馬云公益基金會,馬云聯合柳傳志、馮侖、郭廣昌、史玉柱等8名企業家發起成立了“湖畔大學”,其愿景是發現并訓練具有企業家精神的創業者;以及與阿里合伙人共同創建15年制的“云谷學?!?,包括幼兒園、小學、初高中,希望能探索出一條具有本土特色的教育改革創新之路。

“教師是我最喜歡的職業”,馬云不止一次向外界表達他的心聲,而教育也會是他退休后投注時間最多的領域。但對于愛折騰的馬老師來說,相信他還會在其他場合中看到他的身影。

江湖注定還會有“風清揚”的傳說。

柳傳志:企業教父退休,一個商業時代的落幕

柳傳志.jpg

愿邀風云共年華。2019年12月18日,75歲的聯想控股董事長柳傳志宣布退休。相比馬云,柳傳志的退休相對低調,只有一紙告別信,以及宣布繼任者。

柳傳志之于中國商業江湖來說,就是一個傳奇。

1984年,不惑之年的柳傳志帶領11個科研人員從中科院計算所起步,創立了中國科學院計算科技研究所新技術發展公司,1989年公司更名為聯想集團。

2001年,柳傳志闖進投資領域,創辦了聯想控股,進入金融服務、現代服務、農業與食品、房地產以及化工與能源材料等多個行業,開始拓展新的商業版圖。

2004年,聯想集團斥資12.5億美元收購IBM的PC業務,改變了PC市場的格局,聯想一躍而成全球第三大PC廠商。同年,柳傳志辭去了聯想集團董事長職務。

2009年,聯想集團受經濟危機沖擊大幅虧損,柳傳志復出,一年后聯想扭虧為盈。

局面穩定后,2011年柳傳志再度卸任聯想集團董事會主席,之后他在聯想集團只擔任名譽董事長,扮演顧問的角色,不過依然擔任聯想集團母公司聯想控股的董事長。

騰訊深網在報道中指出,柳傳志所獲得的巨大聲譽已經超出了他所創辦的聯想本身,他帶領聯想這家中科院下屬的國有企業,完成了股份制改造和產權清晰化,其在特殊歷史背景下所產生的示范效應影響極為深遠。

創辦了兩家上市公司,在中國的高科技領域畫上濃厚的一筆,柳傳志是名副其實的商業大佬。作為“企業教父”,柳傳志也得到了許多企業家的尊敬和贊賞。在聯想陷入“5G投票門”之后,柳傳志發表了《行動起來,誓死打贏聯想榮譽保衛戰》一文,在如此敏感的風口浪尖上,仍得到了馬云、李彥宏、劉強東、雷軍等百位企業家力挺,可見他的江湖地位。

在告別信中,柳傳志寫道,“不會忘記創業初期的一步步風霜坎坷,以及在那懵懂和艱辛中奔涌出的向上的力量。如今,那些奮力打拼、同生共死的老一代聯想人都已是白發蒼蒼。讓我們欣慰的是,早年間的這批聯想‘園丁’能夠享受到企業成長的果實,過著幸福的晚年生活?!?/p>

告別聯想,雖心中萬千感慨,但如今的柳傳志,也到了過著幸福晚年生活的時候了。

宗慶后:70歲退休的愿望落空,還想再干20年

宗慶后.jpg

今年4月,哇哈哈集團再次向媒體澄清,宗慶后目前并沒有具體的退休計劃,也沒有要退居二線。

從1987年貸款5萬元籌建保靈兒童營養食品廠算起,宗慶后已在飲料界縱橫打拼了30余年,如今74歲依舊奮戰在一線。在各種場合關于娃哈哈的接班人問題,宗慶后已被屢屢問過。

相比柳傳志定下“公司高層子女不得在公司任職”的規定,宗慶后似乎并沒有這樣的想法。自從2004年女兒宗馥莉從美國留學回來進入娃哈哈集團工作后,外界關于宗慶后把宗馥莉當成接班人培養的傳言從未止息。

雖然宗慶后還未將這個飲料帝國交給宗馥莉,但也對她委以重任。2007年就把主做食品飲料生產加工的杭州宏勝飲料公司分拆了出來,交給宗馥莉單獨經營。這家公司承擔了娃哈哈三分之一的產品代加工業務,營收約100億元。

但也許從小接受的是純粹西式教育,宗馥莉的思想比較激進,也更心直口快。比如在前段時間回應為何娃哈哈不和王力宏續約的原因時,作為品牌公關部部長的她就直言“他年紀大了,有審美疲勞?!边@一言論也直接讓她被大眾詬病,認為她處事不當,給公司制造了一場公關危機。

對代言人如此,對她父親,宗馥莉也不會口下留情。宗慶后在娃哈哈是集權式管理,所有的公司決定都是由他一個人拍板,所以宗馥莉也會在公開場合直接吐槽他非常獨權。在管理上,父女兩也是有矛盾,宗慶后講人情,而宗馥莉只看制度和效率。

除了接班人還沒做好接班準備外,娃哈哈的現狀也不太容許宗慶后退居二線甚至離開。2008年,娃哈哈集團營業收入達到328.3億元,2009年436億元,2010年548.8億元,2011年678.6億元,2012年短暫下滑到636.3億元,2013年達到頂峰782.8億元。但從2014年到2017年,營收分別是720億元、494億元、529億、464.5億元,4年間營收下跌40%。

時代在變,企業發展的路子也需要與時俱進。所以,創新力不足、跟不上當前消費者需求的變化,是娃哈哈銷量下滑的原因之一。

但娃哈哈沒有在創新嗎?有的。除了大眾熟知的純凈水、AD鈣奶、營養快線等,娃哈哈也一直在推出新品,從乳飲料、瓶裝水、碳酸飲料到茶飲料、果汁飲料、咖啡、白酒都嘗試了,但都收效不佳。

在渠道方面,娃哈哈也在嘗試新門路。今年2月19日,娃哈哈集團宣布與杭州營養快樂新零售科技有限公司合作打造線下生活館,正式涉足新零售。

宗慶后希望,娃哈哈能回歸700億的銷售額。而這樣的目標對于如今的娃哈哈來說,難度不小。

2004年宗馥莉進入娃哈哈時,媒體問過宗慶后,什么時候準備讓女兒接班,他的回答是,“等70歲吧,把女兒扶上馬送一程,我也可以輕松一下”。但目前看來,宗慶后還不能“享?!??!懊刻?點上班、晚上11點下班、一周7天、一年365天”,這樣的工作狀態,宗慶后還想要再干20年。

任正非:攻艱克難,逆流而上

任正非.jpg

與柳傳志同年的任正非,并不能像他一樣在今年退休,并且看上去退休還遙遙無期。任正非曾在接受采訪時表示,本來都準備退休了,但美國的打壓讓他選擇繼續留在一線。

早在2018年,華為在美就遭到打壓。今年危機持續升級,5月16日,美國商務部將華為列入“實體清單”,禁止美企向華為出售相關技術和產品。

被列入實體清單的第二天,華為旗下芯片公司海思半導體女掌門人何庭波發布了一封員工內部信,她在內部信中表示,海思將啟用“備胎”計劃,能夠保障在極端情況下,公司經營不受大的影響。因此,在最為核心5G、光傳輸、核心網等領域,華為受到的影響并不算大。

不過,從孟晚舟被加拿大拘押到華為被美國“搞小動作”,任正非這兩年在大眾中的曝光史無前例的多。

在2019年之前,任正非幾乎不接受媒體的采訪,為了應對外界大環境對企業的影響,任正非“被迫營業”,頻繁地接受采訪。據深藍財經不完全統計,2019年任正非接受的采訪,以及發表演講、文章共40次。每個月都要接受3到4次采訪,有時會在一天內接受多次采訪。

任正非曾表示,華為并不期望通過媒體能解決什么問題,只是希望可以增進互相了解,增加透明度。

雖然被列入“實體清單”,但因此激活了整個組織,員工增加了奮進的努力,所以華為的經營狀況反而變得更好。在接受《洛杉磯時報》采訪中,任正非也預測到,華為在2020年仍會增長,但是增長幅度不會太高。

在海外受到打擊之后,華為調整了戰略,加大對國內市場的投入。據市場調研機構Canalys的數據顯示,今年第二季度,華為手機中國市場份額達到38%,到了第三季度,這一數據攀升至42.4%,較去年同期大漲66%。

所以,2019年對于任正非和華為來說,一直在逆流而上。雖然任正非對于華為在2020年的預測是相對樂觀,但公司高層認為最難的可能就是在2020,如果順利過渡,華為肯定會更好。沒有傷痕累累,哪來皮糙肉厚,英雄自古多磨難。祝福華為。

部分資料來源于以下:

《宗慶后不會退休》中國企業家網

《教父印記》銀杏財經

《余承東五十,華為知天命》騰訊深網

《柳傳志退休:中國企業家“教父”與他的后聯想帝國》騰訊深網

(以上為創客貓綜合稿件,轉載請注明來源)

能赚钱的往右